Kwong Wah

Kwong Wah

文:李铁

这两个星期的小岛非常热闹,到处有表演以及各种各样的文化和旅游节庆,更重要的是,当中的活动多属免费,让大人可以带着小孩开开心心地欣赏一场演出,共度美好时光。

适逢多年没有回家的老友从外国返乡渡假,一向喜爱艺术文化活动的他,自然把每个晚上不同的演出列为他的节目之一。我们一家人于是舍命陪君子,跟着他们家每个晚上上山下海到处乱跑,从户外到室内,几乎把每个演出都一一看完,包括收费的演出。
单单是位于光大的五楼A视听室,我们两个星期内就来了两次。重回这座历史悠久的表演场地,朋友心里激起了千层涟漪。演出之后,他不停地告诉老婆孩子,他以前曾经在这里做过音乐表演、在某个角落偷偷抽烟时被警卫发现……所有的旧时回忆一下涌上,嘴角忍不住往上扬。

“槟城变得好快,二十年来已经沧海桑田。但是这个视听室却几乎还是保持一样,实在不可思议。”朋友在宵夜后说出这段话。他诧异于时至今日仍有表演团体愿意到光大五楼A视听室去办艺文活动,因为这里其实并不是一座专业的音乐厅或剧场,不论舞台、灯光、音效的设计,都是不合格的。而且经过岁月的洗礼之后,这些设备更是残旧不堪,现场更是有一阵阵的异味扑鼻而来,鼻子敏感者真的非常不好受。

“当年我们是没得选,没想到它迄今还是那么热门。既然那么多人要使用,为何槟州政府不愿意投入更多的资源来改造它,让这座陪伴许多’老文青’长大的演出场地浴火重生,变得更加专业呢?”朋友心生疑惑也感慨万千,毕竟这么多年来,州内的艺文团体日趋成熟,但专业的表演场地却还是只有一个”槟城表演艺术中心”。

- Advertisement -

的确,这半个月跑活动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不管是户外或室内,槟城都缺乏了专业的中小型(小至容纳数十人,大至1千多人)演出场地,委实无法负荷槟城日渐多元化的各式演出。槟州大会堂可能会被拆;光大的视听室和比南利剧场的命运一样,设施已经变得残旧,无法应付现代的演出。若是要认真地搞一场比较专业的音乐创作分享会,大概就只能在外面的私人场地,只是,这种场地少之又少,价钱当然高不可攀。

“槟城过去有很多优秀的音乐人,离开槟城到外地后还是能够闯出一片天。如果这里有更多的政府和私人愿意提供场地,让年轻的音乐人可以在养成过程中,不断有机会做表演,那该是一件多好的事?”

- Advertisement -

朋友也说,他在欧洲住的地方,即使是一个小镇小村,也有设计不错的现场表演场地或俱乐部酒吧等,每星期都有不同音乐风格的表演团队做演出,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这种演出不是著名乐队或歌手的音乐表演,没有浓浓的商业味道,多数是”独立音乐”,从兴趣出发创作的音乐。 朋友也曾和友人们一起组成乐队周末去表演,发表自己的作品之际,又能赚点零花钱,而客人也能一边享受音乐,度过愉快的时光。

总的来说,乔治市艺术节转眼就来到了最后一个星期,接下来还有许多表演等着粉墨登场。然而我们从中看见的是,除了大型场地外,槟州还有多元的表演场地需求,目前最阙如的是中小型场地、槟州政府应该将之列入发展大蓝图之内。我们可以兴建新的专业表演厅,更可以规划借由专业设备进驻,让像光大五楼视听室这样的旧有场地升级,以多元场地迎合现有多元的需求。

明年的槟州政府预算即将在几个月后公布,殷切期盼领导人们能够将之纳入预算之内。若能得到应允,艺文界绝对是拍手欢迎!当然,私人界要是愿意投资,那就更好不过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