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最后上阵的王耀新/张御宇也没能闯过首圈,国羽男双宣告全军覆没。

2019年印尼羽球超级1000赛于周三继续展开首圈争夺,随着“新宇”王耀新/张御宇及“铭程”徐家铭/刘隽程相继倒下,如今大马男双仅剩下“双蔚”吴蔚昇/陈蔚强独撑大马旗帜继续奋斗下去。

周三首圈展开在各项目的下半区较量。

在首先上演的男双焦点战,世界排名22的国羽男双王耀新/张御宇对世界排名第6的日本8号种子远藤大由/渡边勇大,经过长达68分钟的争夺,“新宇”先盛后衰,以21比17、15比21、16比21输掉,吞下对后者5连败。

较早前,率先登场的自由人徐家铭/刘隽程短短37分钟内,就以15比21、18比21向印尼的年轻组合瓦尤/阿迪缴械。

前一天, 苏伟译/谢定峰与吴世飞/诺伊祖丁先后输掉,王耀新/张御宇周三也难逃劫数,这意味着国羽男双组合全军覆没。

- Advertisement -

大马共有5支男双组合参赛,如今只剩下自由人吴蔚昇/陈蔚强在印尼站继续撑下去。“双蔚”将会面对日本2号种子园田启悟/嘉村键士,后者对他们已5连胜。

谢抒芽征服蔡炎炎

大马女单独苗、世界排名37的谢抒芽表现不俗,她在短短37分钟以21比8、21比17拿下世界排名15的中国新秀蔡炎炎。

上周世界排名升上生涯最高的第17位、国羽队首号人物李梓嘉稍后登场,他首圈迎战世界排名第18位的泰国悍将柯昔,放眼迎来对后者2连胜。

在混双,国羽首号组合“顺敏”吴顺发/赖洁敏与上届亚军的大马自由人“顺莹”陈炳顺/吴柳莹都会稍后登场,前者对日本组合权藤公平/栗原文音,后者迎来印尼本土组合罗纳/安妮莎。

近3次交手都落败  铭君矢复仇港组合

随着成功闯过首道障碍,今年表现回勇的国羽混双“铭君”陈健铭/赖沛君,放眼在印尼赛次圈16强对香港宿敌邓俊文/谢影雪如愿完成复仇。

周二首圈,世界排名第16的“铭君”仅用了43分钟,就以23比21、21比13战胜世界排名第18的中国鲁恺/陈露,无疑为自己打了一支兴奋剂。

周四次圈,“铭君”将会战世界排名第7的邓俊文/谢影雪。在双方过去6次交手,大马组合以2胜4负处在下风。

陈健铭誓言要一洗近3次交手皆告败北的耻辱纪录,包括去年亚运会和中国公开赛以及今年6月澳洲站比赛。

“虽然他们的排名更高,但我们有能力对抗他们。近两次交手(中国公开赛及澳洲公开赛)都很接近,而且还是打足3局加点后才惜败。”陈健铭说。

“我们上个月在澳洲原本有机会赢,17比12领先后却演出失常,好失望。”他说,“我们失去耐心,也有很多失误,所以我们必须克服紧张。”

“希望这一次我们可以完成复仇,廷进8强。”

苦战92分钟  谌龙艰辛挫老将

在男单战场的一场首圈焦点战中,中国的里约奥运会冠军谌龙陷入长达92分钟马拉松大战,始以22比20、21比14、21比17艰辛击败今非昔比的印尼老将汤米,对后者拿下6连胜。

其他率先结束的男单首圈比赛,印度的8号种子斯里坎以21比14、21比13击败日本西本拳太。香港骁将黄永棋2比1力挫印度的塞帕兰聂。

陈雨菲轻松过关

女单方面,赛会2号种子、中国的全英赛冠军陈雨菲展现良好竞技状态,仅费时32分钟,就以21比7、21比19拿下印尼的菲特丽雅妮。日本老将高桥沙也加以21比18、21比16战胜中国小将韩悦。

在次圈16强,陈雨菲迎战高桥沙也加,寻求为师妹韩悦复仇。

在备受关注的一场硬仗,印度“猛女”辛杜先衰后盛,以11比21、21比15、21比15撵走日本“美少女” 大堀彩。

摆大乌龙!鹰眼设备空运到中国

不少球迷都纳闷周二的印尼超级1000赛首圈为何没有鹰眼挑战?据印尼CNN报道,原来是本该寄往印尼雅加达的鹰眼设备被寄往中国了。

世界羽联总部位于马来西亚吉隆坡,鹰眼技术团队本来是将鹰眼设备从吉隆坡寄往雅加达苏卡诺哈达机场,但是由于中国有一个机场的代码与该机场十分相似,可能是在运输过程中被乌龙的运到了中国。

印尼公开赛组委会主席周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运输代码写错,所以快递被寄到中国了,“货物正在设法调回,希望明天(7月17日)比赛能够使用鹰眼。”

由于印尼公开赛组委会已经提前通知了所有球队,因此首日比赛没有球员提出鹰眼挑战。

目前暂时不知道这个锅应该谁来背,也许是世界羽联的失误,也有可能是吉隆坡机场工作人员弄错了。

扬多伯(左)与印尼球星克里斯迪佐纳登合影。

4千张珍贵照片没了  印尼超粉哭诉丢手机

印尼羽球队的超级粉丝哈扬多,周二在雅加达塞纳央体育馆观看印尼赛时,把自己的手机弄丢了。手机里藏有他39年来为印尼队“东征西讨”的4000张照片,令他十分难过。

55岁的哈扬多被当地人亲切称为扬多伯,是印尼羽球队最忠实粉丝之一,他声称自己支持球队已长达39年。

- Advertisement -

39年以来,哈扬多独自一人飞往全球各地为印尼羽球选手加油助威,他通常穿着红色白色相间的衣服,在头上插满印尼国旗,同时吹着口哨,甚至跳舞为球星们加油。哈扬多出国支持印尼队费用,有些是自费,也有些是赞助商或印尼羽总赞助的。

不过今年印尼公开赛却让扬多伯十分伤心,因为他把手机弄丢了。由于扬多伯年龄较大不会使用社交媒体储存照片,丢失的手机上存着他追球多年以来拍摄的近4000张照片,扬多伯哭着说:“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向有关当局寻求帮助,手机上存着39年以来的照片,我很难过。”

哈扬多伯曾说:“印尼羽球迷不想被其他国家所超越,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的羽球粉丝之一,想像一下,成千上万的球迷支持球星,从小孩到70多岁的人都有,这是必须保持的!”